Tuesday, April 30, 2019

韓督軍



我當一個基督徒有20年了。每個星期日在教會裡因為聽到或看到某些事情而感到難過的,莫過於一些牧師或長老扭曲了耶穌基督的話語,或不了解神的心意。

我當了韓國瑜的韓粉也快一年了。看多,聽多了台灣媒體政壇名嘴們在評論韓市長是否要出來當2020的總統候選人這件事的諸多紛擾中,也有同樣的感受,他們要不是扭曲了韓市長的話語,就是不了解他的心意。

韓市長說:「...第三,現况的“大選”民调,他身為高雄市長,有市民對他期待,没辦法参加....」表明他因為高雄市民的期待,無法即時主動參加國民黨的初選。對於明顯的惡意攻訐,我就不提了。但是對於某些所謂同志或韓粉的說詞,我希望他們能有更廣的眼界和更深的想法:
1. 韓市長既然有擔當,說要就要,說不要就不要;不需要扭扭捏捏,欲擒故縱。這個說法已經有少許的惡意扭曲成份,因為韓市長的個性是率直的,確實是要就要,不要就不要的性子。只不過他須要為高雄市民固守市長這個名位,多一天算一天,每天都很重要,有重大的意義。
2. 國民黨不可以開惡例,讓以後有些候選人不參加初選辯論:這是更惡劣的同志人格謀殺,暗指韓國瑜怕參加辯論,拿高雄市民做擋箭牌。說這個話的人我替他感到難過,因為他以為別人的智商都比他低。韓國瑜真的怕參加辯論嗎?
3. 如果韓國瑜參加初選,就會每天受到民進黨議員的攻訐,議員對總統候選人,下泗對上泗,韓國瑜的名氣會被消耗殆盡。我們都見過當年韓國瑜如何對付王世堅的質詢,火力之旺。民進黨議員的質詢,像陳致中之流,簡直是飛蚊撲火,越燒越旺。

為什麼韓市長須要為高雄市民固守市長這個名位,多一天算一天?
1. “貨賣出去,人進來”已經有好的起頭,要持續的再加把勁。
2. 當官的要在金字塔的下端,為359行業服務,而不是當陳菊的官僚收買路錢。一些改不了吃屎習慣的,逮到就得換掉。
3. 當除弊議員的靠山。這些國民黨議員,有些都是連任的,為什麼陳菊時代的弊端,氣爆善款的亂花費,慶富案,趙家寶逃亡案...等等,以前都鴨雀無聲?如果韓督軍一旦宣佈要另謀高就,這些議員還有力氣幹下去嗎?